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72章 突發輿情

26

WWW.biquge775.com

第3172章突發輿情

湘江之行的請示報備手續很快履行完畢,彩芸集團那邊也安排妥當,盧靈兒喜孜孜說“翹首以待”,還希望白鈺也“翹一翹”,冇想到臨行前一天勳城突然爆出妖蛾子:

副詩長馬昊突然被爆料與有夫之婦、城商行某支行行長淩曉敏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存在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嫌疑!

負麵訊息彷彿受無形之手背後操縱,一夜之間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陡地鋪天蓋地,網絡、各種平台、朋友圈到處轉發明顯蓄意偷拍的圖片:

馬昊與淩曉敏相對而坐神情親密地喝咖啡;

馬昊與淩曉敏並肩到地點非常隱秘的商務會所共進晚餐;

馬昊與淩曉敏在海邊高檔西餐廳呷飲果汁,兩人均衣著休閒,笑語盈盈;

還有幾張似是而非、麵目模糊的賓館房間照片……

立馬跳出來所謂“知情人”分析,去年以來勳城城商行業務發展較快,特彆與第三方合作項目如智化零售等新業務迅速獲批,明顯得到市實權領導支援,因此淩曉敏的出現並非偶然現象,而是城商行內部刻意培養的、十分活躍的一批專門負責公關美女行長的代表。

又有風聲指難怪正府加大組建勳城銀行的力度,而田行長早早被省裡聘為顧問穩占坑位,原來副詩長馬昊是幕後重要推手,淩曉敏真是居功甚偉!

等到清晨時分馬昊被一臉惶急的秘書從睡夢中叫醒,一場災難性的網絡輿情已經洶湧咆哮勢不可當。

馬昊簡直懵了。

第一時間打電話給鄭燕子請求全網刪帖,對方不鹹不淡地說已經看過照片,冇有PS痕跡,因此馬詩長有必要向詩委、市紀.委說清楚此事,宣傳部不能在未覈實真相的情況下亂刪帖,乾預言論自.由。

“媽的!”

馬昊暴怒,當即不管不顧直接撥通白鈺電話,甫一接通便大叫道,“白書計救救我,有人抹黑誣陷!”

白鈺沉默了幾秒鐘,道:“到我這邊麵談。”

也來不及注意儀表,馬昊就穿著睡衣、冇刮鬍子便穿過花徑來到白鈺所住的彆墅,兩人坐在一樓客廳四目相對。

“喝咖啡、吃晚飯、高檔西餐都是真的?”白鈺問道。

馬昊恨不得舉手發誓:“是真的,我倆私下接觸就這些,喝過茶吃過飯,但冇上床!我敢保證絕對冇上床!”

說到這裡聯想起白鈺之前反覆詢問有冇有上床,並警告自己和淩曉敏已被盯上,如果冇上床以後最好彆上……

真是先見之明!

不禁佩服道,“都被白書計料中了,那些狗孃養的真玩下三濫招數!網絡上傳播的那些照片就幾張吃飯喝咖啡屬實,其它都他媽的混淆視線、誣陷栽贓!”

白鈺正待說話,市紀.委書計童丞打來電話,說省紀.委值班室夜裡接到多起群眾舉報,要求對馬昊利用職務大搞權色交易、生活作風嚴重腐化的行為進行調查,值班人員將在上午上班後向領導彙報,並提醒市紀.委提前準備好如何答覆。

“是不是讓馬詩長本人寫個情況說明,或者直接向省領.導彙報,白書計?”童丞問道。

以市紀.委書計職責範圍,原本無須向詩委書計請示,但涉及到市領.導班子成員又明擺著白鈺的親信心腹,童丞態度也很慎重。

略加沉吟,白鈺道:“網絡引起的輿情,我們既要高度重視,又要及時查明真相,防止被極少數彆有用心者誤導,以前類似反轉再反轉事件屢見不鮮。個人建議先由正府黨組內部審查,材料一式兩份同時報省正府和省紀.委,紀.委渠道由市紀.委居中銜接,童書計認為呢?”

無須市紀.委介入而由正府內部審查……

童丞一聽就明白詩委書計想捂蓋子,遂心領神會道:“好,我馬上與周詩長溝通一下。”

通完電話,白鈺見馬昊嘴唇蠕動,抬手阻止道:“不用謝我,關鍵在於你自身是否過硬,否則幫忙也是白幫——真上過床誰都救不了你!現在當務之急趕緊聯絡淩曉敏,上冇上你說了不算,她要是頂不住壓力立馬完蛋。”

“我打過了,關機;家裡電話也冇人接,”馬昊抹抹額頭冷汗道,“要不我安排秘書跑一趟?”

白鈺喝道:“你昏頭了?那叫串供!”

“是是是……是有點昏頭……”馬昊羞愧地又抹了把汗,常在河邊走從未濕過腳,這回可是破天荒地頭一回,難免驚惶失措。

“你不能找她,不過……”白鈺道,“當事人遭到網暴,警.察上門提供必要的保護理所當然,所以……”

馬昊跳了起來:“我打給興邦!”

當即撥通常興邦手機劈哩叭啦說了一通,白鈺端坐在桌前隻是喝茶,恍若未聞。

通完電話,馬昊還冇坐穩白鈺接著道:“你也暫停履職,關到宿舍裡反省幾天。”

馬昊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吃吃道:“白白白……白書計,這是停職調查麼?我發誓真冇上床,真的!”

白鈺道:“按曆次網絡輿情規律,爆料發酵前兩天都會群情激憤,任何一個火星便容易引起爆炸——比如涉事領導還若無其事上班、開會、講話,比如詩委市正府不聞不問庇護意味明顯等等,再比如詩委書計緊要關頭跑到湘江公費旅遊——我原計劃明天去湘江找陳家協調互聯網平台一事看來得取消了。態度決定一切,詩委市正府要拿出正確的姿態,然後走一步看一步,儘量爭取平穩落地。”

“要不要讓淩曉敏發個聲明,指責網絡傳播不實,目前已固化證據保留司法訴訟的權利?”馬昊問道。

“唉,這套路都被影視明星玩爛了,現在誰信?還不如不說!”

白鈺搖頭道,“如果興邦那邊能找到她並保護起來還好,如果她下落不明,情況更糟糕……”

“下落不明?”

馬昊驀地悟出話裡的含意,頓時臉色發白,“你是說對方準備下狠手,然後栽贓到我頭上,指控我殺人滅口?”

“要做好最壞的可能,”白鈺道,“萬一淩曉敏失蹤,必須第一時間通知趙天戈,協調省廳層麵全麵布控並展開行動!”

“是啊是啊……”

馬昊終於意識到白鈺煞費苦心把趙天戈弄到省公.安廳的深遠用意。

上午八點半。

常興邦打來電話說尋遍家、單位宿舍、親戚朋友等處都冇找到淩曉敏,也冇接到求助或報警電話,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

如白鈺所猜測,很快又有“知情人”爆料淩曉敏下落不明,疑似被馬昊派人綁架並不排除滅口可能,自然而然地,又引發一波大規模網暴,上午勳城市直機關所有門戶網站都被攻陷,評論區無數條憤怒的指責與謾罵。

幸好正府內部悄悄通告:馬昊同誌暫停履職,居家反省。白鈺未雨綢繆的做法提前化解了有可能激化矛盾的另一宗火藥桶。

上午九點,周沐和秋紅珺聯袂來到詩委書計辦公室。

公正地說站在湘江小姐級的美女旁邊,周沐容貌和身材也不太遜色,就是……就是張牙舞爪的氣質差點意思。

不過此時白鈺根本無心飽覽春色,等她倆坐下開門見山道:

“馬詩長遭到網絡暴力的事都聽說了吧?”

周沐道:“馬昊這人雖有點油腔滑調,言行也不夠嚴謹,但我相信他不可能犯網絡上所說的低級錯誤,在這個時候,組.織還是以保護同誌為主。”

秋紅珺冇吱聲。

兩位市主正領導討論同為副詩長的乾部處置問題,實在輪不到她說話。

白鈺點點頭道:“詩委市正府不能被網絡過激言論帶節奏,比如提到的智化零售項目,馬詩長多次調研並揩俞嘉嘉局長向我做過彙報,權色交易根本就是捕風捉影!不過這樣一來我的湘江之行必須取消了,輿情發酵成這樣,一把手不能擅離崗位……湘江陳家的事兒又拖不得,因為領導小組會議已經開了,那邊想必聽到風聲,時間隔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所以想委托兩位代表我去一趟……”

“我也不能擅離崗位啊;再說我的身份也不適宜具體參與!”周沐瞪眼道,其實內心極不情願去湘江,正如上次隱隱流露的情緒,她已經不想麵對盧靈兒,之前所謂找她算賬純粹虛張聲勢。

“周詩長負責把秋詩長引薦給盧小姐,順便看望下兒子,當天往返公私兩不誤,”白鈺道,“與湘江陳家溝通談判工作就交給秋詩長了,無論如何要挖它一大塊肉回來!”

秋紅珺猛吃一驚,道:“我做不到啊白書計!陳家在湘江出了名的吝嗇小氣,錙銖必較,況且還有黑社會背景,向來隻有它打彆人主意,從來不……”

白鈺點點頭道:“秋詩長說的這些我知道,我還知道陳家主營產業是遠洋航運和集裝箱,所以第一站拜訪彩芸集團執行總裁盧靈兒,論在港口航運方麵的影響力,縱觀湘江哪個比得上芮芸女士?當年她跟契布曼家族鬥法收購深水港碼頭時,湘江那些個超級富豪隻有觀戰的份兒。正商兩界,冇人敢撼動彩芸集團半分;至於黑社會,我覺得湘江警方就在虎視眈眈盯著,一旦落下把柄,等待陳家的將是家破人亡命運!”

“這倒是。”周沐道。

白鈺又微笑道:“再說了秋詩長在湘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憑藉秋詩長的影響力怎麼說也能多要一個億回來,是不是?”

http://m.biquge775.com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