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67章 故事真假

26

WWW.biquge775.com

第3167章故事真假

於鐵涯深深歎息,神色蕭瑟地說:“不瞞白書計說,自從退下來後我基本不出門,不管彆人的閒事兒,也不讓彆人操心。冇想到就這樣還被惦記上了,畢竟多年老朋友實在推脫不掉,狠狠心咬咬牙,這張老臉豁出去了……”

“於伯伯言重!言重!”

白鈺趕緊道,暗知於鐵涯所說的老朋友——他也冇幾個朋友,恐怕九成九就是黃海時的損友邱海波,那個老掮客,老油條,一直遊走在灰色地帶和法律的邊緣,深為於煜所厭惡。

可想而知,倘若於鐵涯請愛憎分明的於煜幫忙必定一口回絕。

於鐵涯道:“我講個故事,僅僅是故事白書計權當消遣,千萬彆當真。小換界前有個姓名帶水的市領.導突然跳樓身亡,官方解釋當然是抑鬱了,我們以前在黃海時還不懂什麼抑鬱,統稱家庭矛盾,全是套路白書計都瞭然於心吧?”

小換界前,名字帶水,市領.導,跳樓,抑鬱,一連串關鍵詞明確指嚮明月的老部下、自己曾經的潛在的對手:

周洲!

白鈺心中暗凜,道:“維穩需要嘛,有時冇得選擇。”

“那位名字帶水的且叫他水領導吧,究竟是不是抑鬱呢?後來市井坊間傳聞他殺,省裡還成立了專案組曆時好幾個月,組長前後換了三茬……”越說越象周洲但於鐵涯已聲明講故事千萬彆當真,“怎麼查都冇他殺的影兒,後來有位省領.導暗示沿著‘受脅迫自.殺’方向,劍指京都某位爭取在小換界出彩的大領導……”

實錘周洲!

白鈺沉住氣道:“擅自左右查案進程可不對啊,還應該實事求是。”

於鐵涯道:“混到那個級彆哪會不知輕重?身不由己當然也抱著搏一把立功晉級的僥倖心理,哪知道水領導上麵那位厲害啊,正好滿肚子氣冇處出呢正好拿他開刀,以個人財產申報不實為由直接乾掉,整個省領.導班子都嚇出一身冷汗——細究起來財產申報都會或多或少存在瑕疵。”

“誤差總是難免的,彆刻意隱瞞就行。”白鈺表示認同。

“回過頭來說水領導怎會抑鬱呢?正廳實職地級市領.導,工作務實能力突出,所任職的地方都獲一致好評,再不濟臨退前總能解決副省問題吧?專案組查來查去經濟方麵又過得硬,他會抑鬱嗎?”

於鐵涯搖搖頭道,“外界都往男女關係方麵聯想,覺得之前賞識提攜他的某大領導與水領導不清不楚;大領導路過時兩人見過一麵冇答應他的請求等等,那些算啥?已經翻篇的事兒拿出來炒,冇證冇據誰信?大領導根本冇必要搞死他,他也冇必要抑鬱而死。白書計,水領導的死另有玄機!”

“聽於伯伯這樣分析,果然有問題。”白鈺本來就對周洲的死因疑惑重重,私底下與於煜、宋楠討論過好幾次。

“碧海做大做強金融產業後,巨大的虹吸效應使得周邊包括雙江、朝明、東吳等同為沿海發達省份的資金全都聚集過去,經金融資本運作重組後根據利益導向分流出去,這方麵以前我在雙江工作期間深有體會……”

提到繞不過去的滑鐵盧故地於鐵涯又搖搖頭,“故而形成的資金流向是雙江等省做實體→賺得的錢投到碧海→碧海把資金包裝起來做投資講故事→資金以資本形式迴流到雙江等省賺大錢,整個過程當中碧海冇有或很少從事實體經濟,賺的錢卻數倍於雙江等省,雙江、朝明、東吳等省絲毫不介意還覺得越來越離不開它。”

“金融產業、平台產業已與實體產業並駕齊驅成為不可撼動的三大經濟支柱,毫無疑問碧海走在內地最前列。”

白鈺暗暗歎道,本來以暨南的經濟基礎和地緣優勢至少能與碧海不分上下,可惜受頑固保守的宗族勢力以及傳統落後的重商主義影響,始終冇能邁出最關鍵一步。

不過於鐵涯很懂經濟金融嗎?倘若真懂,當年也不會在黃海栽那麼大跟鬥,從此一蹶不振。

於鐵涯道:“在碧海五花八門令人炫目的金融企業裡,有家叫做朝海投資的公司,看名稱就知道與朝明有些瓜葛,主營業務跟我剛纔講的套路一樣,從朝明企業家手裡融資到碧海加槓桿做風投,再打包成金融產品拿到朝明忽悠更多的資金,因為資金流和渠道定位於中小企業主,偶有失手影響也不大,風險可控。但不知咋回事,朝海投資在朝明某市的分公司被水領導盯上了,懷疑兩宗罪名,一是利用玄奧複雜的投資模型誘騙中小企業主從事高風險投資,且在多項大宗風投失利的情況下靠資金池拆東牆補西牆;二是利用眾多從事實體生產的企業進行分散式洗錢活動,初步統計流量在四五百億左右!”

“很高了,膽子也挺大。”白鈺心道與當前都家為首的嶺南幾大家族困境何等相似,周洲能抽絲剝繭查到碧海金融企業跨省洗錢,這份專業水平和敏銳嗅覺難能可貴。

唉,英年早逝真的可惜了。

於鐵涯道:“當地監管部門約談朝海投資分公司領導,自然矢口否認,水領導作風非常強悍,居然派人跨省抓捕將總公司裘總帶回朝明,為此引發軒然大波——碧海正府向來偏袒金融精英怎能容忍跨省抓人?兩地正府扯皮交鋒了很長時間,無奈水領導就是不放人,且順藤摸瓜又抓了好幾個都與洗錢有關。更火上澆油的是,水領導還越過省領.導向京都主要領導和相關部門報送內參,指朝海投資深涉洗錢大案,與之前被打壓得奄奄一息的蘇特投資、固建重工都有潛在聯絡……”

“喲,我聽到了熟悉的名字,於伯伯增強了故事性的可讀性。”白鈺不露聲色道。

“故事摻夾些現實中的地名、人名顯得真實嘛,”於鐵涯道,“據說水領導曾帶著第一手資料進京找那位大領導當麵反映問題,被拒之門外。時值小換界風口浪尖大領導迴避都來不及,還能見麵?不管出於什麼動機都不會同意。”

白鈺歎道:“大概水領導急於翻盤想豪賭一把,想不到全盤賭光連命都搭上去了。”

“白書計猜得不錯,水領導此舉很大程度有豪賭的意思,單單蘇特投資、固建重工八個字意味著什麼?該懂的都懂!”

於鐵涯加重語氣道,“水領導可能想大領導正遭到圍追堵截,主要對手便與固建重工幕後老東家有關,他覺得自己做了件好事,幫大領導多添些火力。殊不知固建重工案子已經了結,重拾舊武器攻擊人家根本冇意義。水領導的站位和格局還是低啊,認識不清京都那種層麵鬥爭的複雜性。”

“在基層工作久了都這樣,我也存在於伯伯所說的問題。”白鈺道。

“白書計可不一樣,比水領導高出不止一個等級,”於鐵涯道,“水領導進京吃了癟子怏怏回到朝明,也不知怎麼想的——也許誤解大領導覺得問題不夠份量吧,鍥而不捨往深處查,象黃鼠狼偷雞似的隔三岔五到碧海跨省抓捕嫌犯,一連串又抓了七八個,級彆達到蘇特投資副總裁!六天後,水領導墜樓身亡,最終官方定性為深度抑鬱症。故事結束。”

講到這兒於鐵涯突兀軋然而止,意味深長看著白鈺。

白鈺愣了會兒,道:“於伯伯的故事前麵鋪墊很長,結局卻很突然,實在……實在讓人措手不及……關於故事後續及展開的意義,於伯伯不打算多指點幾句?”

於鐵涯笑笑,道:“那位多年朋友就委托我當麵給白書計講這個故事,他說以白書計的智慧無須多說一個字便能悟出其中玄機;他還說關鍵不在故事本身,而是講故事的人,京都範圍內很難找到讓白書計耐下性子聽而且大致信任的……他那麼說是抬舉我,不過白書計真的很有耐心。”

長長思忖,白鈺道:

“於伯伯講的故事很有趣,我呢冇達到您那位多年朋友的期望一點就透,還得回去慢慢琢磨。但我想,以於伯伯嚴謹細緻的性格,縱使卻不過多年交情也不會隨便複述故事,必定會對其中涉及現實部分的內容進行覈查,哪怕講故事,於伯伯也會對後果,不,效果負責,對吧?”

於鐵涯目光閃動,霎時似有無限感慨,道:“很厲害,白書計確實很聰明過人……我有過覈查,在白書計麵前透露也無妨,請的是鬱明那條線的某位領導,曾親自並聽水領導專案組報告,因此,我講的故事不敢說百分之百準確起碼十之**吧,有些猜測性的、分析性的內容不在其內。”

“好,謝謝於伯伯!”

白鈺道,“於伯伯請喝紅茶,還有小點心,大清早坐飛機累了吧?不妨睡會兒……我還是正式邀請於伯伯中午品嚐地道勳城美食。”

“不必不必,真的冇必要,”於鐵涯道,“到我這個年紀不敢大吃大喝了,養身第一……我是得睡會兒……”

於鐵涯也是妙人,接下來直接進入睡眠模式,飛到勳城上空恰到好處醒來,試探道:

“關於故事,白書計有需要我轉達的想法?”

白鈺笑道:“想法尚不完善,等後麵慢慢推敲……爭取拿出滿分答案。”

http://m.biquge775.com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