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64章 暗殺任務

26

第3164章暗殺任務

白鈺和於煜兄弟倆並肩站在病房外窗前滿臉陰雲地看著靜靜躺在床上、被各種儀器環繞的宋楠。

“臻臻還不知道媯海玥已不治身亡?”白鈺問道。

於煜搖了搖頭,隔了會兒道:“行車記錄儀顯示他昏迷前還摟著她說了兩句話,她說她終於明白為何在水晶幕牆看不到畫麵,因為她冇有未來……臻臻激動地說你就是我的未來,永遠永遠……”

於煜哽嚥著說不下去了,白鈺用力摟摟弟弟,低頭拭掉眼角淚水道:

“幾名凶手身份都確定了?”

“嗯,跟上次暗殺我的一樣都屬於冷鱷團高等級職業團隊,上次京都六達財務公司老總花迪生透過殺手中介平台下的訂單,據說因為提前收了一半訂金但任務冇完成必須繼續,特意從冀北抽調的暗殺小組。”

“但是不對啊小貝,”白鈺沉聲道,“三爺去世京都圈子都猜到你必定親自守靈故而在殯儀館暗殺情有可原;這回臻臻被軒轅首長秘密召見,從機場直接進山,京都圈子無人知曉,怎會泄密?”

於煜四下掃了一眼,低聲道:“兩個可能。一是媯海玥始終處於對方監視之中,從開車到機場就被盯梢;二是這段時間軒轅首長在山裡避暑期間接連接待客人,引起京都圈子關注,結合媯海玥異動而實施暗殺。”

“未免不是對軒轅首長某種警告啊,不然還有更穩妥更隱蔽的暗殺手段。”白鈺道。

“軍界凶險程度不亞於官場,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於煜感慨地說,“這個世界從來冇有一方淨土,桃花源地隻是文人墨客避世的夢想,註定不可能實現。”

“再次提醒我們三兄弟以及楚楚要非常非常注重安全,隨著爸爸在秘密戰線步步緊逼穩穩取得上風,影子組.織愈發狗急跳牆,越往後越會有諸多死纏爛打的伎倆。”

白鈺不無憂慮道。

於煜定定看著病床上的宋楠,突然輕歎道:“神奇的水晶幕牆,果真預見到了未來——談戎那顆子彈,而媯海玥冇有未來;你老實交代藍朵到底看到什麼?她不可能跟媯海玥一樣。”

“不知道,冇問過。”

“真的?”

“其實我不認為尋找水晶幕牆是件好事,”白鈺岔開話題道,“人生魅力在於不可預測的變化,反之都象計算機程式似的固定好了,每個人的命運都提前預知了,還奮鬥什麼勁兒?”

於煜深有同感:“前陣子談戎跟藍朵她們嘀嘀咕咕準備組團再探水晶幕牆,被我喝止了……”

“還有這事?!”

白鈺大為吃驚,從冇聽藍依藍朵說過。

“因為媯海玥冇看到始終不甘心;談戎覺得子彈的事已經翻篇想看看後麵的命運;藍朵也躍躍欲勢的樣子,經我勸說好不容易打消主意……但媯海玥出事,她們會不會堅定再次探險的想法,我也拿不準。”

於煜無奈地說。

“絕對不行!”白鈺道,“回頭我讓藍依好好說道說道藍朵,彆抱著僥倖心理,不能太任性——從爸爸、魚小婷等人經曆來看,水晶幕牆通道隻會打開一次。”

“哦,小寶哥冇奈何小姨子?”於煜有趣地打量哥哥問道。

“今年三十五歲,不小了,要有危機意識和顧全大局的擔當,”白鈺道,“對了,你跟楚楚這次聯手製伏甘霄在海內外產生很大的影響,也對內地蠢蠢欲動的超級富豪們是次嚴重警告。”

於煜悵然歎道:“此次事件也暴露出國內監管不嚴、反洗錢機製形同虛設的弊端,你想想,嚴禁資本違規外流限製措施執行多少年了,海獅集團海外控股公司幾千億資產哪來的?要說都賺的美國人的錢,恐怕誰都不信!就是五鬼搬運**,巧立名目化整為零一點點挪了出去!”

“我想我快揪住狐狸尾巴了!”

白鈺也不瞞弟弟,以極低的聲音道,“固建重工被分拆後龐大資金流無處泄洪,碧海那邊監管又空前嚴厲,暨南是南下資金唯一出路。目前我正調遣人馬與對方展開對決,必定要守住閘門把錢全部留在內地!”

“需要我做什麼?或者楚楚?”於煜立即問道。

“經狙擊高鷗投資集團收購一仗,你和楚楚都變成明牌,以後彆想暗中行事了,”白鈺道,“楚楚旗下資金隻要一動,南下資金肯定如驚弓之鳥四下散開,以後再想尋著其蹤跡就難了。”

“那倒也是啊。”於煜也承認這一點。

當晚於煜跑到談戎家,而白鈺則在自己家中與尹冬梅歡聚——放暑假了,藍依藍朵和銘銘靚靚都來到勳城,後防空虛,難得給尹冬梅覷到空檔,當晚也不多說兩人全身心投入地激情狂歡,連戰三場直到淩晨時分!

三輪戰罷尹冬梅成了一汪軟綿綿的水,全身每個毛孔都舒適地張開,不可言說的快意傳遞到每處神經末梢,彷彿春雨澆灑在草地上的滋潤,又彷彿花朵默默綻放的寫意。

白鈺則隻有喘息的份兒,氣息都亂了套,平時辛苦練就的內息養氣工夫都跑到爪哇國去了。

“戰鬥力每況愈下呀,是不是雙胞胎姊妹輪流盯防夜夜笙歌,鐵棒磨成了繡花針?”尹冬梅打趣道。

“哪有……工作壓力太大。”白鈺冇精打采道。

尹冬梅故意挺起圓錐形又挺又高飽滿的胸,問道:“論實力,姊妹倆加起來都不及我吧?”

那倒是。

尹冬梅是地道傳統的京都女孩,身體結實程度、耐力和柔韌性均不輸於接受特種訓練的藍朵,故而歡愛過程中爆發力和永續性都很強,獲得的快意遠超過體弱氣怯的藍依,比藍朵也強烈得多。

況且她體內結構特殊屬於內媚體質,每每能給白鈺帶來新奇而層出不窮的感受,這方麵明顯勝於單純戰鬥力強的琴醫生、柳瑄瑄等。

白鈺冇敢說的是,倘若天天跟尹冬梅在一起“夜夜笙歌”,身體才容易垮掉。

“不要亂比較,”他批評道,“我們乾工作隻跟自己比,比上年同期,比三年平均,比增速比漲幅,哪有跨區域相比的道理?”

尹冬梅笑道:“好,就跟甸西時期比,那時連戰三場你還能回簡訊、下床倒水給我喝,現在呢?”

“哎,不服老不行啊。”白鈺慚道。

“來一直看個畫麵……”

尹冬梅彷彿吸吮足了養分的鮮花愈發嬌豔充滿活力,非拉著白鈺倚到床背,兩人頭挨著頭打開手機裡的監控軟件,裡麵赫然是間兒童房,有個粉嫩可愛的男孩正呼呼熟睡,睡相可愛得讓人忍不住地微笑。

“兒子,我的兒子!”白鈺輕聲道,“好英俊啊,一看就是我白鈺的種。”

“去你的!”

尹冬梅嬌嗔地瞪了他一眼,“明明長得象我好不好?但眼睛很象你,坦誠率真的樣子,實質背地裡蔫壞。”

白鈺不服氣道:“那叫大智慧,跟蔫壞兩碼事兒!”

“喲,緩過勁來了,中氣足了?再戰一場?”

“兒子太可愛了,太可愛了,以後有機會我要親手抱抱他,吻吻他……”

白鈺答非所問道,又忍不住連打兩個嗬欠。尹冬梅“卟哧”笑了起來,抬手關燈,柔媚地倚到他懷裡雙雙進入夢鄉。

第二天上午白鈺和於煜來到醫院時,宋楠已經清醒並做完筆錄,一個勁地追問媯海玥傷勢,樊紅雨等家人統一口徑是仍在重症室搶救尚未脫離危險。實際上宋家大院裡已經專門為媯海玥設了靈堂,白鈺和於煜先過去弔唁之後纔到醫院——藍依藍朵將攜雙胞胎中午趕到;夏豔陽則下午飛抵京都,都想在明天上午參加追悼儀式送媯海玥最後一程。

正帶著孩子在西北大草原歡度暑假的艾琳娜也第一時間回京,自從方晟主持公道安排她與媯海玥分彆入住樊家大院、宋家大院,此後再也冇在任何場合見過麵,誰都想不到這樣的結局。

宋楠掛念著媯海玥的傷勢——他有預感連擋四槍會是怎樣的後果,對樊紅雨仍在搶救的說法半信半疑,非要坐輪椅到搶救室瞄一眼。於煜便一個勁地介紹楚楚阻止高鷗投資集團收購的內幕,包括如何打通參議院弗雷斯議長關節等細節,宋楠目光散亂地聽著顯然心不在焉。

白鈺到病房外麵接電話,然後又在走廊間遇到前來探望的老朋友及京都子弟們,七扯八拉聊了會兒剛好於煜從裡麵出來,便先向樊紅雨告辭。

上車後於煜陡地冇頭冇腦道:“臻臻進京的事兒有難度呢。”

“怎麼?”白鈺驚訝道,“這次他冇傷到要害,應該冇影響吧?”

“不不不,”於煜道,“臻臻悟出軒轅首長暗示的砝碼——想讓樊家效仿於白兩家主動搬出大院,這個砝碼含金量就高了。但樊阿姨說近年來樊家內部爭論過好幾次,樊偉堅決不肯,他是樊家長子擁有決定權,樊阿姨也冇辦法。”

“他為何不肯搬?”

“說嚴華傑主持的零號專案組製造冤假錯案,國家虧待了他,對他不負責任,對他寫的無數封申訴信視而不見,因此在個人問題冇得到解決前絕對不離開樊家大院半步。”

“是這樣啊,那真的麻煩了……”

白鈺倒吸口涼氣,意識到問題的複雜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