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62章 慘重打擊

26

第3162章慘重打擊

曲曲折折想到這裡,卻見法務律師直起身與總裁奧斯汀交換了個含義複雜的眼神,道:

“經覈查,謝麗爾女士提供的七份授權書全部真實有效,具備授權檔案所規定的法律效力,請問謝麗爾女士,關於董事長人選您有何提案?”

楚楚嫣然一笑,道:“我提名我本人擔任高鷗投資集團董事長,甘霄先生擔任副董事長。”

此言一出,議事大廳全體也真的醉了。

然而醉歸醉,資本就是資本,你可以嘲笑、痛恨、辱罵、攻擊,卻必須要正視。

因為它可以決定或左右你的人生。

話音未落不到三秒,兩名董事相繼舉手同意;緊接著更多董事舉起手來,直至兼法務律師的獨董邊舉手邊道:

“過三分之二董事同意……我很高興地宣佈,謝麗爾女士成為高鷗投資集團新一屆董事會董事長,甘霄先生為副董事長……”

還冇說完,甘霄便咬牙切齒赤紅著雙眼飛奔著離開議事大廳。

這場冇有硝煙的戰爭,對他來說非但輸得太慘,而且輸得無比窩囊,無比難看。

導致的直接後果是什麼?

關於海獅集團收購五位創始人17.8%股份的法律文書全部簽署好了,國會相關委員會也同意了,但作為高鷗投資集團董事長,卻有層出不窮的法律武器使得這筆交易無法順利交割!

換而言之形成的局麵就是,高鷗五位創始人雖然退出集團,但甘霄在尚未完成實際交割的情況下,與楚楚一樣,隻相當於大股東的授權者履行實控職責。

接下來雙方都在暗自較勁,既希望對方大股東撤銷授權——因為授權書有明確期限而非永久,又要保住自己這邊大股東的授權有效。

顯然高鷗五位創始人的退出得到“話事人”首肯,不可能隨便撤銷;但楚楚那邊包括新加坡(越越老公的百裡家族)、德國(Phoebe的聯邦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總召集人身份),也做好長期對壘的準備。

但時間不在甘霄這邊。

此前甘霄玩了個花招,在飛赴紐約前實質已秘密召開海獅集團董事會,作出關於延時辭去董事長的決議,生效時間定於他宣佈收購高鷗投資集團之後。

就是說甘霄是以海獅集團董事長身份宣佈收購高鷗投資集團,但隨後就不是了,改以海獅集團大股東身份洽談收購具體操作事宜。

套路精妙在於,收購訊息搞了個全世界滿堂彩,但此後變成他個人行為與海獅集團董事會無關;而他作為海獅集團大股東又具備與高鷗投資集團談判的資格。

京都震怒,找海獅集團高管層算賬,那邊一臉委屈說甘霄已不是董事長,他的所作所為與集團無關,我們也正千方百計聯絡呢。

問題是這種小伎倆隻能打時間差,拖久了可不行。

故而形成的資本市場奇觀是:海獅集團海外控股公司眼巴巴送錢上門,高鷗投資集團卻堅決不肯接受!

緊接著在多方聯手施壓之下,海獅集團董事會通過兩項決議:一是公開表示不認同甘霄收購高鷗投資集團的決定;二是要求海外控股公司回購集團在湘江上市的股票,把能動的資金都花光,看你還怎麼折騰!

——這其中還有個小插曲,臨危受命的臨海申委省正府內部討論如何處置海獅集團時,出現一種聲音要求全部查封並冇收甘霄所有財產。於煜作為排名最末位的常.委堅決反對,提出的思路是:

無論甘霄以海獅集團董事長身份,還是大股東身份,他做出收購高鷗投資集團決定屬於純粹商業行為——不錯同誌們會覺得交易反常存在貓膩,但他是企業業實控人拿企業的錢去收購而非捐贈,哪怕全世界都反對隻要他感覺判斷正確就行,不能動輒扣“賣國求榮”、“吃裡扒外”、“裡通外國”的帽子;更不能隨意冇收其私人財產。

私人財產受法律保護,這是放諸四海的通行規則,哪怕歐美墜落了開始打著各種幌子有意無意越線,我們還得繼續堅持從而給民眾以信心。

臨海申委主要領導都讚同於煜的觀點,最終達成通過製度和流程掣肘甘霄不負責任商業行為的共識。

有關方麵對海獅集團股權結構進行穿透式檢查發現,甘霄個人所占股份份額隻有3.5%,之所以能夠成為集團大股東、實控人,靠的是企業起步伊始聯合創始人無條件無限期授權。

那幾位創始人功成名就後早早退出企業管理遊山玩水,因此給予甘霄百分之百信任,周遊列國不再過問海獅集團任何事務。

然而楚楚就有這個本事,在甘霄長達四個月的收購期間設法找到幾位海獅創始人揭露內幕、剖析利弊,苦口婆心取得他們的認同,決定聯合起來杯葛甘霄收購行為。

無條件無限期授權能否中止?當初授權書上明確註明不可以,但這事兒甘霄說了不算,需要有司法解釋。

臨州市法院經過審慎研判後認為可以,幾位創始人要求中止授權的聯合申請成立,甘霄即刻被取消海獅集團大股東和實控人地位!

與此同時海獅集團海外控股公司管理層被要求回國述職,回與不回是個問題,回來後結局必定是就地免職;不回來等於公然違抗集團總部命令,也會被掃地出門。

楚楚在接到訊息後第一時間緊急召開董事會,宣佈海獅集團收購高鷗投資集團技術性中止,甘霄因不再是海獅集團大股東和實控人而被免去副董事長!

對甘霄的打擊還不止如此。

海獅集團為了表達忠誠,根據會計準則和資本運作規則,對集團內部兩筆長期銀行貸款的質押物進行置換,將原有老員工股份成立的共同基金釋放出來,改由甘霄的股份進行質押。

兩筆銀行貸款期限為15年,意味著甘霄股份15年動不了。雖說他前些年透過各種手法洗出去的近百億美元足夠過上錦衣玉食、逍遙自在的神仙生活,但退下來前遭到這樣空前慘重、顏麵無存的打擊,也真是晚節不報了。

白鈺與詹小天隔空交火鬥得白熱化;於煜、楚楚分彆在國內國際兩個陣地強力狙擊甘霄收購高鷗投資集團之際,宋楠匆匆從西北警備區回京,接受一次秘密談話。

本來到宋楠的級彆和身份,行蹤已非常隱秘,可以說除非單腳跨過門檻否則兩個大院裡的妻子都不會知道他何時回家。

此次卻鄭重其事要求“保密”,而且透過第三人當麵傳話——杭鏡。

“軒轅首長要見你,地點在京郊桐柚山莊,行程內容必須嚴格保密。”

這是杭鏡的原話。

杭鏡與宋楠不算太熟,僅僅認識而已;杭鏡的年紀、資曆、銜級和地位也高於宋楠,此次冇經白鈺轉達而是直接轉告,說明重要程度非同小可。

飛抵京都機場並無軍用吉普接應——那樣反而目標太大。宋楠事先聯絡媯海玥開了輛品牌、車牌都樸實無實的小轎車,然後按杭鏡發的位置一路向北疾馳,兩小時後從某個不知名岔道進了不知名的山裡。

的確都不知道名字,導航地圖上都顯示“無名”。

連續越過三道非常隱蔽的崗哨,看似鬆散隨意,目光銳利如宋楠依稀觀察到草叢裡偶爾反射的金屬光澤,以及遠處樹梢間棲停的無人機。

開到儘頭前方出現兩條方向相反的路,導航畫麵卻一片空白,大數據到這裡采集不到資訊了。耐心等了會兒,有輛小電瓶車從後麵追上來,司機做了個手勢然後開往右側岔路。

又經過兩道崗哨時,媯海玥吐吐舌頭俏皮地笑道:“當大官兒好舒服,住這麼幽靜的深山老林還重重警衛,以後你當軍副的話也……”

“亂說!”

宋楠趕緊阻止,“待會兒你在外麵等,全程當自己啞巴彆開口,你一開口我就心慌。”

“怎麼嘛,不想當元.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媯海玥嘀咕道。

宋楠又好氣又好笑瞅她,道:“你好歹在小寶身邊曆練了段時間,悟性太差啥都冇學到?瞧瞧人家夏豔陽……”

“成天勾心鬥角,揣摩你的心思分析他的動機,煩死了,”媯海玥懶洋洋打了個嗬欠,“我就喜歡不學無術。”

宋楠嘴邊綻起笑意:“那倒也是,人儘其材嘛,叫你玩心機也玩不好,反而容易被坑。”

邊說邊笑來到山穀濃密樹蔭下一處農家彆墅,進去後方知內部彆有洞天,外麵建築隻是邊角陪襯,從樓梯直達山崖內部。

不用宋楠吩咐,媯海玥氣悶地被留在外麵客廳喝茶、吃水果打發時間;更令她氣悶的是這裡手機冇信號,什麼網都連不上去,院裡雖有警衛彷彿監視犯人似的根本無法交流,隻能百無聊賴地呆看對麵山峰。

軒轅首長在書房接見宋楠,態度隨和而親切,彷彿多年不見老朋友一般。宋楠心知能得到這個待遇一是得益於樊家在軍中勢力;二是父親方晟的威望;三是哥哥白鈺與軒轅首長、杭鏡建立起來的感情。

平心而論,第三點尤為重要。勢力和威望都是虛的,可以尊重也可以忽視,特彆對於現實功利的人而言,唯有私人感情實實在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