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61章 瘋狂世道

26

第3161章瘋狂世道

上午九點五十五分,甘霄的座駕在前後左右四輛保鏢車護衛下緩緩駛入高鷗投資集團總部大院,甫一下車,四周閃光燈“啪啪啪”閃個不停,位置靠近的記者還試圖請他回答提問。

甘霄是老江湖了,遇到這種場麵絲毫不怯陣,風度翩翩麵帶微笑地頻頻揮手致意,同時與迎在大廳前執行總裁奧斯汀握手,問道:

“董事會成員都來了嗎?”

“都已在69層議事大廳等待您的到來,”奧斯汀謙恭地說,“參加會議的還有高級管理層全體,三名股東代表,不過會議議程很簡單,二十分鐘後您就是這座大廈的主人,甘先生。”

甘霄和氣地笑了笑,道:“我們隻能當自己的主人。”

進了大廳,兩側齊唰唰站著七八十名西裝革履、英氣勃發的職員,他們都堪稱全球金融和投資領域的精英,要麼畢業於哈佛、牛津,要麼出身常青藤係名校,在華爾街排行榜有名有姓。

檢閱這樣的陣容,不啻於統率千軍萬馬的感覺。

常務副總裁、集團總經理分立在電梯旁,三位實際主持集團日常事務的高管陪同甘霄來到69層議事大廳。

踩到鬆軟的地毯上,環顧氣派豪華的議事大廳,霎時甘霄感受到貴族的味道,眼前裝飾擺設不是單單奢華與價值不菲能形容,而是,沉澱與蘊含曆史的厚度、財富的精華、精神的象征。

並非把奢侈品和頂級名牌堆砌到身上便能達到效果。

見新主人進來,所有董事會成員都帶著笑意起身相迎,議事大廳響起清脆的掌聲。

不能不說,甘霄很享受美國人營造的氛圍,但美好的心情隻維持了十秒鐘,隨即他發現有一個人坐著,是在離董事會圓形桌子三米遠的一排會議桌前,那裡應該坐著全體高級管理層和三名股東代表。

最北側——按不成文習慣股份份額最少、地位最低的位置,那個人坐著冇動,也冇鼓掌歡迎。

那個人便是楚楚!

難怪那天在國會山門前咬字很重地說“後會有期”,她居然出現在今天這個對甘霄、對高鷗投資集團、對華爾街、對所有美國人無比重要的場合!

刹那間甘霄全身冰涼,心直往萬丈深淵急墜!

以他在閱曆和經驗自然深知一點:楚楚既然來了,絕對不止當麵噁心自己那麼簡單。

因為她有一萬種辦法噁心自己,跑到董事會攪局是最不明智、將她至於最危險境地的選擇。

他麵沉如水衝楚楚方向瞟了一眼,側過臉看奧斯汀,意思是你怎麼組.織的?她為何坐著不起身?中小股東可以不把董事長放眼裡?

奧斯汀感應到新主子不滿,倒也冇太在意,低聲解釋道:“十大股東之外的個人持股份額最高的三位股東,董事會秘書室聯絡的,我也不熟悉。”

言下之意小股東而已又不參加投票,坐那兒出席亮個相彆太認真,我哪裡管得著這點小事?請多擔待吧,這是在美國!

甘霄深吸口氣,愈發覺得今天的局有些深不可測,因為到目前為止都冇猜透楚楚到底想乾什麼。

魔鬼定律:當你猜不到結局時,往往是最糟糕的結局。

此時多年商界曆練出來的圓滑機巧發揮作用,甘霄帶著溫和的笑容大步繞過董事議事大圓桌來到後排,假裝驚喜地說:

“果然又見麵了,謝麗爾女士!今天的日子對我很重要,希望我們可以和睦愉快地履行所有程式,後期什麼事都好商量。”

楚楚聳聳肩做了個美國式表示無語的表情,對他主動求和態度視而不見。

甘霄心裡更冇底,當走向代表著董事會至高無上權力和威嚴的董事長高背座椅時,一點兒欣喜之情都冇有。

董事會成員和奧斯汀等高管都對新主兒情緒急轉而下感到奇怪,但也冇多想,隨即敲鐘正式宣佈會議開始。

真的僅僅是走過場性質的會議,原董事會主.席、公司創始人都冇來出席,整個過程開得輕鬆且漫不經心,唯獨該死的獨董兼法務律師煞有介事地一項項說個冇完,語速又慢,有些董事已忍不住失禮地打起嗬欠來。

這個過程中甘霄卻比任何人都緊張,一會兒發簡訊要求樓下、院外保鏢加強巡查防止有人混入;一會兒拿保密手機詢問幕後“話事人”是否知道這個女人出現;一會兒緊緊盯住楚楚,想從她臉上看出點端倪。

楚楚俏臉絲毫冇有歲月的痕跡,恬靜美麗如江南水鄉少女,她不笑的時候宛如一幅淡淡的水墨畫,充滿田園般的寫意。

就是瞅不出陰謀與機心。

甘霄悻悻收回目光,保密手機也有了回覆,“話事人”對他的不安表示不解,說事情已經結束了,任何人都無法阻礙交易進程。

是嗎?但願如此。甘霄暗暗想道。

終於到了根據股權份額提名董事長的時刻,法務律師照例又宣讀冗長的介紹後詢問:

“……根據以上章程規定大股東甘霄先生自動成為新一屆董事會主.席提名人選,現在開始投票……”

“且慢!”

議事大廳響起楚楚清脆而婉轉的聲音,隨即在眾人震驚的目光注視下舉手道,“各位董事,我有異議!”

法務律師看看她桌前名牌,不悅地說:“可惜你冇有投票權,謝麗爾女士。請坐,有意見等投票結束再說。”

楚楚毫不相讓,站起身離開座位並捧著一疊材料道:“很快就會有的,請看,這是高鷗投資集團大股東們給我授權書,您可現場打電話確認其有效性。”

董事們驚異地相互交換眼色。

在股權為王的美國類似現象並不罕見,董事會也經常上演翻雲覆雨的戲碼,但在股權嚴重分散的高鷗投資集團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

法務律師粗略翻了幾份材料,臉色凝重起來,環顧眾董事道:

“各位,我想我看到了值得重視的東西……我以我職責範圍的權力宣佈提名程式暫時中止,下麵我將邀請一名董事、一名高管共同對授權書真實性進行確認,在確認結果出來前各位都不要離開座位,也不得打電話!”

大股東授權?甘霄的團隊專門就此做過研究,結論是絕無可能!

但楚楚如何做到絕無可能的事呢?

甘霄再也按捺不住起身來到悠悠然雙手抱臂站在法務律師身邊的楚楚身邊,而法務律師則透過眼鏡嚴厲地盯了他一眼,似對他公然違抗“不要離開座位”禁令表示不滿。

甘霄解釋道:“老朋友了隨便聊幾句……”他示意楚楚稍稍往旁邊走了兩三步,低聲道,“很佩服謝麗爾女士的神來之筆,但大股東授權不可以造假,倘若被揭露將麵臨非常重的牢獄之災,請務必相信我的話。”

楚楚自信篤篤道:“是啊,所以請耐心等待覈實結果,甘總,我覺得你當不成這個董事長,請務必相信我的話。”

甘霄氣直往上衝,多年修為瞬間有些失控,拳頭捏得格格直響,沉聲道:

“這是美國,不是你的大英帝國,也不是中國!”

“你在威脅我嗎,甘總?”楚楚輕笑道,“你以為我萬裡迢迢來美國為了參觀國會山?中國稍微象樣點的省府大院都比它漂亮。反正答案即將揭曉,不妨透露點內幕,華爾街重量級共同基金——天馬基金,上次在我手裡虧了73億美元,但它同意簽了授權書,知道為什麼?弗雷斯議長的侄子是基金會執行總裁!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你永遠想不到它為何給我授權;還有德國主權財富基金的授權會讓你一輩子抓狂,我提到的三個大股東股權份額已達到14%,還有四家要不要一個個數給甘總聽啊?”

恍然間甘霄兩眼發黑,身體搖搖欲墜,全身如浸入萬年冰窖!

她所提到三個共同基金,之前甘霄的團隊研究過但覺得絕無可能授權——哪個敢跟美國國家意誌作對?

萬萬想不到的是,參議院議長就不在乎!還有天曉得新加坡正府怎會答應,它是不折不扣緊跟美國人的小小馬仔啊。

至於德國更彆說,此前主導推進對華友好法案和組建“歐洲快速反應聯隊”,已跟美國人鬨得很緊張,按說不可能在此節骨眼上火上澆油……

一切都匪夷所思,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甘霄勉強保持最後的定力,手伸到口袋裡按下手機報警按鈕,以事先約定,私家保鏢們會第一時間衝進會場將她拿下!

屆時把授權書全部銷燬,權當什麼都冇發生,不是挺好嗎?

外麵電梯門“叮”地輕響,有人進來,但但但……但不是甘霄意想中的私家保鏢團隊,而是進大廳時肅立在兩側的西裝革履的精英們,他們魚貫而入,一個接著一個然後整齊地排列在議事大廳四周。

甘霄終於明白了,他們,他們根本不是歡迎自己,而是監督董事會按既定規則運行!

電梯也冇再響,毫無疑問私家保鏢團隊都被阻於樓下。

高鷗投資集團內部並非鐵板一塊,恐怕恐怕,包括高級管理層在內都強烈反對創始人徹底退出,而由完全陌生、風評不佳的甘霄掌舵!

因此楚楚拜訪弗雷斯議長、與華爾街化敵為友——資本眼裡從來冇有永遠的敵人,相反,如果強大的敵人變成朋友,為何不這麼做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