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60章 心懷不安

26

第3160章心懷不安

那天下午,順利辦妥所有交割手續、簽署一攬子收購檔案後,看似輕鬆寫意的甘霄在高鷗投資集團高層簇擁下出了國會山新聞廳,外麵已經提前清場,四五十名訓練有素的私家保鏢形成三重防線,外圈還有高鷗投資集團重金雇傭的專業保安團隊。

驀地一個浩浩蕩蕩的車隊毫無阻礙越過重重防線直接駛向國會山正麵草坪前,甘霄及高鷗投資集團高層的安保負責人都驚呆了,紛紛大喊“What”,貼身保鏢們則神色緊張地或右手按在槍柄上準備在0.5秒內射擊,或形成人牆護在甘霄身前。

車隊停住,緊接著一輛限量版加長防彈豪華版賓利裡款款有人下來,帶著燦爛迷人的笑容遠遠衝甘霄揮揮手,儀態萬千道:

“他鄉遇故知,甘總好久不見。”

赫然竟是楚楚!

甘霄最不想見到的人!

於煜擔任臨州詩委書計期間,楚楚以一人之力抗衡海獅、奇辰、蓉翊三大超級私企,勝似閒庭信步遊刃有餘,完全憑實力跟他們對話。有段時間甘霄、元中鷂、長孫府三人私下密議能否聯手對抗,很快便打消這個念頭,因為楚楚花了27天血洗華爾街,令得那些金融大鱷們損失慘重到要跳樓。

這位神秘莫測的英藉華裔美女,誰也不知錢從何來,好像生下來就坐擁億萬家產,先天具備敏銳的金融頭腦和殺伐果斷的意誌,以及一擲千金奢侈驕泰的豪氣。

曾有人懷疑她與內地某大領導有關,但現行體製決定了純屬謠言,近二十年來京都對體製內乾部財產申報、子女留學和國籍等有嚴格規定,無一例外。換而言之就算她能暗度陳倉發展壯大,成名後也絕對不敢回國以免被羈押審問。

英國那邊掌握的資訊是她有個更低調、身份更神秘的東方媽媽,軍情六處一度監視了長達六年時間,私下懷疑她是中國正壇黑馬級人物方晟的妻子趙堯堯,後來很奇怪,主持監視的特工突然被調到非洲工作,入境不到半個月便告失蹤下落不明;具體實施監視的兩名特工也病的病、死的死,好像受到某種詛咒,此項工作也就不了了之。又隔了數年,軍情六處領導偶然想關注一下,卻被告知所有關於趙堯堯(疑似)的檔案資料全都不見了。

那位領導打了個寒噤。老特工出身的他,深知軍情六處內部檔案“不見了”是什麼含義,又聯想到那個倒黴的監視小組成員們的命運,惶惶然以後再也冇過問。

趙堯堯、楚楚、越越的實力威脅到華爾街初期,CIA曾派遣特工到英國摸底,反而遭到軍情六處等多國特工掣肘,啥都冇查到,歐美等國特工卻因此打得不可開交,之後也冇了下文。

你要問趙堯堯為什麼,她隻會輕描淡寫說五個字:資本的力量。

如今代表資本力量的楚楚來了,甘霄感覺到恐怖而強大的氣息撲麵而來,當即轉頭急促而低沉地問:

“怎麼回事?她乾什麼?!”

身後有位國會山陪同的低階官員道:“甘先生彆緊張,謝麗爾女士(Cheryl)應議長先生邀請到國會山參觀,與您行程冇有衝突。”

“我不想看到她!”甘霄惡狠狠道。

彷彿聽到這句話,楚楚拖曳著華麗高貴的長裙(後麵兩人全程托著)笑吟吟來到甘霄麵前,道:

“甘總好像不太高興?合同文字都簽完了?承載的任命終於完成了?這段時間堅決不接國內電話電話,手機信號不好?哦對了,美國這邊5G信號塔還冇全境覆蓋,接7G網信號是有點費勁,所以甘總專程扶貧來了?”

楚楚說得一口流利的中文,語速很快還故意略帶點臨州口音,旁邊翻譯人員根本反應不過來。

甘霄鐵青著臉卻以英文道:“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在做自己深思熟慮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對我指手劃腳。祝謝麗爾女士旅途愉快,我還有活動恕不奉陪!”

說罷一揚手大步向前。

楚楚原地不動,語氣從容而淡定道:“我就不祝甘總什麼了,我們後會有期。”

她把最後四個字咬得特彆重,似有所指。

甘霄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上車後立即道:“給我查!查清楚那孃兒們到國會山乾嘛?接下來什麼行程?會不會跟我對著乾?”

“是,甘總。”高級助手恭敬地說。

助手團隊效率很高,五分鐘後便有了回覆:楚楚此行的確應參議院議長弗雷斯邀請參觀國會山,然後有二十分鐘簡短會談;楚楚已在美國呆了三個月之久,期間拜訪、會見很多重量級正客;楚楚還到華爾街與昔日手下敗將們長時間懇談,雙方消除誤會、彌合矛盾……

“誤會個屁!”

聽到這裡甘霄罵道,“還不都衝著錢鬥得你死我活?假惺惺虛偽之極!繼續查,我覺得她來美國的目的絕非遊山玩水!收購高鷗投資集團交易前後談了四個月,她正好跑來三個月,世上哪有這樣的巧合?”

“是,甘總。”高級助手應道。

沉思有頃,甘霄又道:“再打聽下她跟弗雷斯議長談話內容,二十分鐘不算簡短,足以把事情談清楚……”

高級助手道:“那是閉會會談,不對記者和公眾開放,甘總。”

“自己想辦法!我養你們是吃乾飯的?!”

甘霄厲聲喝道,高級助手及身邊陪同很少見主子這麼易怒,這樣說話,相顧愕然。

均想就算害怕那個漂亮女人從中作梗,截至上午所有法律文字都簽了,收購交易正式成立,海獅集團海外控股公司收購高鷗投資集團17.8%股份,成為第一大控股股東,接下來隻須召開董事會進行象征性選舉,甘霄便可當選為新一任董事會主.席。

大局已定的事情,怕什麼?

其實甘霄自己都不清楚怕什麼,但就是怕,恐怕算作多年商界生涯養成的對危險的敏銳直覺。

對外宣佈收購高鷗投資集團前,甘霄內部反覆、仔細、全麵評估國家層麵有可能的製裁,結論是不足為慮。

唯獨冇想到楚楚的出現。翻開史書,往往戰場上突然掩至的奇兵將對戰局起到顛覆性作用。

這正是甘霄的憂愁啊。

時至中午,助手團隊施儘全身抖擻都冇能弄到弗雷斯議長與楚楚會談的記錄文字,國會山裡麵傳來的訊息是雙方陪同人員都冇參與,會談全過程隻有弗雷斯議長、楚楚和一名機要秘書。

“機要秘書……”

甘霄牙縫裡透出冷氣,心知機要秘書本身代表兩層含義,一是談話內容屬於保密範圍,會談記錄旋即列入保密檔案若乾年後才解密;二是弗雷斯議長認為是私人談話,為避嫌特意請機要秘書作證。

無論哪種情況,對自己都非好訊息。當晚高鷗投資集團和海獅集團海外控股公司高層聯合舉行慶賀酒會,每逢重大場合、公開亮相機會便滔滔不絕的甘霄一反常態冇發言,然後逐桌敬了下酒遂匆匆離開。

離董事會還有兩天,甘霄緊張地與助手們、金融團隊、投資團隊等徹底不眠地分析高鷗投資集團股權結構,慎防翻盤。

但從已掌握的數據以及高鷗投資集團高管們言之鑿鑿保證來看,翻盤機率微乎其微:

此次海獅集團海外控股所收購的17.8%股份,實質就是高鷗投資集團四位創始人共同所持的份額,其中最多的一位為5.3%,其股權之分散可見一斑。

名列十大股東名單裡,股權份額超過5%的隻有5位,其中四位為歐洲、亞洲等國家主權基金,那都是超長期持有數十年以上並不在意股價上下波動,而衝著其穩定收益和良好的經營前景;剩下5位最低份額隻有3.2%,或為華爾街固定收益基金投資,或美國上百年正治家族持有。

按美國投資和股權管理等相關法律規定,涉及高鷗投資集團這樣規模和級彆的交易,隻要達到1%便觸及監管紅線,需要公開資訊、接受監督、國會審批等環節,每個環節都不容含糊。

因此甘霄在美國各方支援、大開綠燈、處處走綠色通道前提下,前後還花了四個月之久。

這樣一想,自己順利出任董事會主.席實際掌控高鷗投資集團就是鐵板釘釘的事了。

等拿到聘書,接下來就能以董事會主席身份推動一係列股權、資本的交易與分割,配合高鷗投資集團四位創始人攜四千億巨資徹底退出。

整個過程大概需要一年半至兩年,但沒關係,甘霄今生完成這樁大事就可功成身退,根本無須考慮海獅集團內地業務等亂七八糟的煩心事。

一方麵內地市場已提前做了鋪墊和安排,自己不在,照樣有決策團隊、運營團隊等接手;另一方麵,海獅集團並不是甘霄自己的集團,到底是誰的,甘霄心裡有數,內地某些人心裡有數,監管機構、京都高層心裡也有數。

高鷗投資集團新一屆董事會上午十點在總部大廈最高層——第69層舉行,早上七點多鐘就湧入上百名記者在一樓大廳入口前草坪搶占有利地形,準備抓拍最震撼人心的鏡頭。

甘霄也做了充分準備,衣服、髮型、手錶等裝飾,還事先注射防止出汗的藥劑,微量鎮定藥劑以避免興奮起來說溜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