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59章 勇於接盤

26

第3159章勇於接盤

省金融局董局長——詹小天背地裡嘲諷他“不懂裝董”,正式約談勳城副市.長秋紅珺和市金融局長俞嘉嘉,嚴正指出:

組建暨南銀行必須在省領.導小組指導下按全省一盤棋策略統籌規劃,穩步前進,不允許各地級市輕率冒進、各行其是。原則上以上次組建會議時間為基點,勳城市應該有三家獨立法人資格的本土銀行,而非仍在規劃中的勳城銀行!勳城方麵必須嚴格遵循省領.導小組公佈的進度表,踏踏實實做好每個節點工作。

秋紅珺不卑不亢講了兩點:

第一勳城銀行組建在前,暨南銀行組建在後,且從大方向來講完全一致並不存在衝突,因此不能理解省領.導小組以統籌規劃強令中止勳城銀行組建工作的要求;

第二組建暨南銀行實現大一統,與勳城獨立法資格本土銀行數量也不存在矛盾,相當於1 1 1等於3,與2 1等於3的關係,總量恒定前提下追求嚴格的結構,是何道理?

秋紅珺講的兩點董局長何嘗不懂?但省.長髮話了,此刻真的隻能“董裝不懂”,遂擺出省廳領導的架勢軟硬兼施道:

暨南銀行組建工作得到省主要領導關心,不但要辦成,還要辦好,因此在某些問題上要求比較嚴格,也很細緻。請勳城市.委市正府從大局出發,審時度勢,著眼長遠,共同促進和推動暨南銀行的合併組建工作。

——警告你放老實點兒,這件事真正主導者是詹省.長!

秋紅珺也剛柔並濟說我回去後立即向白常.委為首的市.委主要領導彙報,切實領會落實省領.導小組指示精神。

——勳城市.委書計也是申委常.委,你拿省領.導名頭壓不住我!

雙方你來我往各自表明立場,誰也冇說服誰。

省直機關領導平時也不願跟省城市府領導打交道,要說級彆,董局長與秋紅珺一樣都是正廳;要談實權,副市.長恐怕比區區金融局長還強些,也就背倚“省正府”金字招牌,可碰到強勢省城領導隻有乾瞪眼的份兒。

至此詹小天與白鈺隔空交鋒三個回合,鬥了個不分勝負。又隔了幾天勳城城商行田行長突然被任命為暨南銀行籌備領導小組顧問團隊顧問,算是提前在大一統領導班子裡占了個位兒,給各方釋放出意味深長的信號。

七月中旬。

臨州三大超級私企之一的海獅集團老闆甘霄出人意料在紐約宣佈以四千億天價收購華爾街巨搫高鷗投資集團!

訊息一出全世界大嘩。

數百年來高鷗投資集團在歐美以神一般地位存在,主導或參與幾乎所有重大項目和戰略產業,美國人登月、拯救歐洲的米歇爾計劃、兩次海灣戰爭等等,背後都有高鷗投資集團活躍的身影。

甚至有記者嘲諷美國總統、英國首相、德國總理等等,根本與各種選舉無關而是高鷗投資集團董事會事先商量好便確定下來了。

一直以來各方猜測高鷗投資集團的影子股東是神秘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即美聯儲的實際控製人,追根溯源離不開幽靈般的共濟會。

其實力到底有多強?數百年來,歐美始終冇能擺脫其水銀泄地般的滲透與掌控。

馬.克思撰寫《資本論》時饑寒交迫,最早的扶持來自表叔菲利浦——羅斯柴爾德家族表親,因此揭露資本本質的《資本論》就是大資本所讚助,夠諷刺吧?

蘇.聯早期的托洛.茨基集團背後也閃現歐洲金融財團,斯.大林想清洗的其實是那些可惡的財閥,並冇將托洛.茨基放在眼裡;斯大林還說過“我死後資本主義會像捏死小雞一樣捏死你們”,暗指羅斯柴爾德家族。

辛亥革.命時期支援孫中山的有兩股神秘勢力,一是美生會,後來都知道了就是中國共濟會;另一個是興起於明末清初民間秘密組.織,以拜天為父拜地為母而得名的洪門,又稱天地會。孫中山、陶成章等老國.民黨都曾加入洪門,親切稱為“民族老革.命黨”。經查,洪門實質是共濟會另一脈分支,山堂支係遍佈東南亞乃至歐美。

——再後來洪門裡麵的致公堂轉型為中國致.公黨,建國後成為民.主黨.派之一。

林肯和肯尼迪,強力有為的美國總統,他倆都想乾同一件事就是限製美聯儲權力,讓美鈔發行權和財正權真正迴歸正府,結果很簡單,兩人都死於暗殺。

我們的世界冇有想不通的謎案,所有貌似離奇的事件背後都有共同的邏輯。

然而不得不承認的是,本世紀以來隨著華爾街幾次金融危機摔得鼻青臉腫,高鷗投資集團也每況愈下,呈現日薄西山的下墜之勢。

近二十年裡高鷗投資集團先後經曆了三次極其慘烈的潰敗,分彆是:做空中國;趙堯堯做空華爾街;楚楚血洗華爾街。三次失利之後高鷗投資集團數萬億總資產縮水五分之三,從巨無霸淪為懦弱的小巨人。

有人分析三次金融史上史詩般壯觀的決戰也體現了國運與國勢:做空中國一仗,高鷗投資集團咄咄逼人而中國還處於守勢;趙堯堯做空華爾街,當時美國人.大喊“狼來了”如臨大敵,哪裡還想到侵犯彆人?等到楚楚磨刀霍霍撲向華爾街時,隻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之後牆倒眾人推,一時間金融資本市場好像誰都敢冷不防咬高鷗投資集團一口,強撐下去已無意義,董事會冗長的辯論和商量後宣佈引入戰略投資者,說白了就是準備甩包袱走人。

因此海獅集團收購高鷗投資集團並不奇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塊金字招牌畢竟杠杠的,全球範圍不少企業集團想攬入懷中。

奇怪的是四千億收購價,高得令人匪夷所思,好像……好像心甘情願替人家收拾爛攤子、套現離場似的!

高鷗投資集團強煞了就是金融資本企業,旗下冇實體、冇工廠、冇研發基地,而賬麵資本加起來怎麼算都達不到四千億,品牌、無形資產能值多少錢?

細究起來海獅集團已不是第一次乾這種“接盤俠”買賣,本世紀初,它在全球手機產業迅猛發展勢頭明顯趨勢的大形勢下,“力排眾議”花費數億美元買下美國人某個全球性品牌,自吹自擂“民族企業走向世界”,被業內嘲笑了十多年。

但甘霄真傻嗎?

瞞天過海侵吞國有資產中飽私囊的活兒他乾得比誰都聰明,資本運作、股權交易、增資減持等一係列眼花繚亂手法玩得得心應手,同時代很多經濟學家、金融專家都看不懂,當年就憑著厚顏無恥賺取第一桶金,否則哪有後來富可敵國的身家?

可甘霄為何在美國人麵前就變成傻白甜呢?這傢夥是有曆史問題的。

當初方晟、白翎、魚小婷在潤澤追查影子組.織時就覺得奇怪,作為活動最猖獗的大本營,要維持蔡阿林等為數眾多成員的經費、生計,錢從何來?

再聯想甘霄一會兒化身“人生導師”,一會兒變成“哲學達人”,各種論壇、講座、會議上高談闊論賣弄那些似是而非、狗屁不通的理論,有些事兒真的細思極恐。

不想也得想,回顧海獅集團騰飛前夕遭遇資金困難時,是誰伸出援助之手?那位日本人的人生也很神奇吧,幾千億在手裡騰挪不休,總聽說他這兒投資失利、那兒碰到黑天鵝,卻彷彿九條命似的總是打不垮。

幾個小時就拍板決定給海獅集團注資數百億,中產階級買套房子都不止這麼短時間吧?

投資界的故事隻能權當岑寨散人小說來看,你信你就輸了。

麵對毫無邏輯、明顯為高鷗投資集團大小股東買單的做法,中國正府卻冇有約束力,因為海獅集團旗下最大的產業平台在華爾街上市,本身市值就有數千億再加信貸槓桿、銀團貸款、信用額度,單憑海外資產足以覆蓋該筆交易。

今後集團在國內日子當然不好過,但甘霄作出這個決定時已顧不上正府震怒以及對企業負麵影響,套用詹印的話說:

它有什麼選擇?選擇權在廚師手裡。

訊息出爐,全球股市動盪,華爾街股票全線飄紅,幾大指數均出現強勁反彈之勢,用投資者的話說:

來自東方的大救星來了。

當天華爾街開盤鑼便由滿麵笑容的甘霄所敲,之後眾多記者蜂湧而上圍著他拋出無數個問題,均被四周助手擋開,甘霄僅揮手致意然後匆匆離開。

之後從美國正府到參眾兩院各種名目委員會都對這筆交易一路綠燈,平時為數百萬美元投資喋喋不休吵幾小時、幾天的議員們,此時表現出高度默契和“講正治”,又給全世界視作“民.主航燈”的鐵粉們上了生動的一課。

中方外交委發言人接連四天強烈反對該筆交易,有關方麵連續約談海獅集團總部高管層,警告“若一意孤行將導致嚴重後果”!

集團高管層也無語,深知這位創始人兼企業靈魂向來就是一意孤行的主兒,之前每次孤行都賭對了,因此自信這回還會對。

甘霄在賭什麼?

賭正府鑒於海獅集團龐大體量和規模並解決那麼多人就業,以及境外資本對內地市場安全性擔憂,不敢輕易揮刀製裁。

是的,甘霄賭注下得很大,也很有信心,直至在華爾街看到一個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