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58章 陳年舊賬

26

第3158章

陳年舊賬

俞嘉嘉全身一震,看著白鈺訥訥道:

“難道……難道他空降到暨南擔任要職,以及調來符樹德都是老東家通盤計劃的環節?”

“不然咋辦?”

白鈺道,“以嶺南地區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狀況,要想另辟蹊徑須得這樣的力度。嘉嘉想啊,把錢洗到國外無非兩個途徑,一是碧海,那邊經幾十年激烈廝殺完全由沿海係、黃海係掌控,蘇特被盯得死死的根本冇機會;一是暨南,固然抱團意識強嚴重排斥外省勢力,好處是重商主義盛行,一切唯利是圖很少把正治攪和在裡麵,這就有了可乘之機——從意識形態講一南一北格格不入,但雙方都熱衷於賺錢,故而能在暨南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和平相處,井水不犯河水。”

“是啊,如果打得火熱才奇怪呢,相信老東家們也不樂見。”俞嘉嘉笑道。

“你知道前因後果就行……”

白鈺又定定盯著地圖,半晌道,“勳城銀行組建在先,工作也要做到前麵,在不違反‘17條要求’前提下適當提速,主動開拓探索合併組建的新路子,千萬不要被人家指點著乾這乾那,那就被動了。”

俞嘉嘉心領神會:“向省裡提交的報告態度良好,以實際行動表明對大一統組建工作的支援。”

“唔,”白鈺補充道,“具體操作多向秋市.長請示,她很有想法。”

俞嘉嘉眼裡迷惑之色一掠而過。

短短談話工夫,市.委書計已經兩次誇獎那位美女副市.長,這在白鈺處事風格不太常見。

俞嘉嘉搞不清白鈺到底欣賞秋紅珺的睿智,還是美貌。

出了門經過市.委秘書長潘富帥辦公室,隱約聽到裡麵似有女人吵架聲音,俞嘉嘉拍拍腦袋暗笑道:

最近太忙精力不濟純屬幻覺吧?自從白鈺擔任市.委書計以來,潘富帥前所未有地輕鬆,坐擁萬貫家財本人又俊又高,多少不知廉恥的女人爭著搶著想撲進他懷抱,怎會有女人上門吵架?

遂邊快步離開邊醞釀向省領.導小組彙報的措詞,以及如何按白鈺的意思最大限度把秋紅珺拉到同一陣線。

然而俞嘉嘉冇聽錯,潘富帥辦公室的確有女人,的確在吵架,此人赫然竟是——

市宣.傳部長鄭燕子!

此時她神情咄咄逼人,聲色俱厲站在辦公桌前氣勢洶洶;平時做什麼都漫不經心抱著無所謂態度的潘富帥,卻顯出躲躲閃閃的狼狽。

“放輕點聲,燕子,我求求你好不好?”潘富帥指指外麵道,“辦公室不太隔音的,傳出去對我們都……都……”

“現在知道害怕了?男人都用下半身思考問題吧!”

鄭燕子冷笑道,“十年之約,現在遠遠超過了,也該到你履行承諾的時候!告訴你潘禽.獸,我可不是雲歌吟被占便宜就占了,然後收拾東西自己走人,我得不到的東西就會毀了它,讓它也不是東西!”

潘富帥臉色蒼白:“我的確有過承諾,但當時真的年輕不知道親手拆散家庭的代價,我所說的都出自真心但……”

“滿口謊言!”

鄭燕子拍著桌子罵道,“你這個狼心狗肺、畜生不如的流氓!色.狼!禽.獸……禽.獸不如的東西!你自以為億萬身家又高又帥,打著戀愛的幌子專門找處.女滿足你肮臟的欲.望,不想結婚的再耍種種手段主要你那個更無恥更肮臟的媽媽出麵從身邊趕走,到頭來所有女孩子都怪你媽媽,你倒成了無辜受害者!演得不錯啊潘禽.獸,你一家子都禽.獸不如!”

被她罵得火大,潘富帥冷冷道:

“你要這麼說,我也厚著臉皮翻舊賬了,不錯婚前跟我好過的女孩子為數還可以,要談起上床的話包括你在內哪個不是自願?我下過藥嗎?我故意灌醉你嗎?你說我甜言蜜語哄騙,談戀愛時都海誓山盟到最後哪句話算數?倒是你太有心計拿懷孕要挾結婚,我每次明明都帶安全措施結果還是……”

鄭燕子激怒之下隨手抓了一疊材料扔到他臉上,道:“你家查到我懷的女孩立即變臉,然後你製造意外把我推下樓梯造成我流產並導致終身不孕!若非你狠毒至此,我怎麼可能婚禮上當衆宣佈終身不育?!哪個女人不想結婚後擁有自己的孩子,做幸福的媽媽!”

潘富帥也怒道:“又來了又來了!我解釋過無數次那是不小心!你穿跟那麼高的鞋子,走那麼快,我在後麵都追不上!”

“再狡辯都冇用,反正孩子死在你手裡!”

鄭燕子道,“後來你又拿媽媽當擋箭牌香火問題是潘家大事,承諾十年後如果我婚姻不如意你就離婚娶我!你料中了,冇有男人喜歡不生孩子的女人,婚後不到十個月兩人就貌合神離,如今我名義上的老公已公然跟小三同居並生了個孩子,你說說,我怎麼辦?”

潘富帥額前上全是汗,半晌低聲道:

“不錯我跟老婆一點感情都冇有,結婚是因為她懷的是男孩……幾年前我曾想離婚後跟雲歌吟結婚,她也答應了,但……老婆揚言隻要離婚她就跟兒子一起死,我不敢冒險……”

“說來說去不就想保住可憐的繼承權嗎?”

鄭燕子譏諷道,“我倒忘了潘家有百億千億家產,有大好江山等著你潘禽.獸去繼承,否則你拿什麼繼續誘騙無知少女?”

“話可不能這麼說……”

潘富帥忍氣吞聲道,“燕子你也知道到我們這樣的級彆不可輕言離婚,離婚後班子成員再結婚更是大忌,去年至今勳城市府大院出了太多太多麻煩,風口浪尖我們最好夾著尾巴做人,彆被人家當槍使……你這些年不容易,我一直很愧疚,燕子,我希望做些補償,以你我都接受的方式……”

“砸錢,拚命地砸錢,對嗎?”

鄭燕子鄙夷地說,“給雲歌吟分手費是30萬,她冇要,砸到你臉上了。潘禽.獸,你的臉皮究竟有多厚,經得起被你糟蹋過的女孩子輪流砸?”

“彆太刻薄,燕子,”潘富帥苦惱地道,“人到中年混個所謂市.委秘書長,無權無勢,就剩家裡有點錢而已,我是誠心誠意的,燕子!”

鄭燕子突然伏到桌上與他相距不足半米,低聲道:“真的心誠?”

“若有半字虛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得了,要是發誓管用你下輩子連豬胎都投不上,”鄭燕子撇撇嘴道,“我不要錢,我無兒無女要錢何用?你要幫我做件事,事成之後我倆的賬一筆勾銷。”

“真的?”潘富帥大喜,“你說你說。”

鄭燕子聲音壓到最低,緊盯著他一字一頓道:“把白鈺、周沐每週行程表發給我!”

潘富帥頓時全身一震,顫聲道:“燕燕燕……燕子,你彆亂來啊,市主要領導行程安排是高度保密的,不可以外泄!”

“我也是市領.導。”

“你隻能知道與你有關或對應部分,這個有紀律規定。”

“不肯是吧?那我倆的事兒冇完!”鄭燕子語氣立即強硬起來,“我反正無所謂的,我要鬨得你在市府大院無立錐之地!”

潘富帥態度又軟下來,道:“你要行程安排乾什麼?你說清楚我纔好操作。”

鄭燕子微微一笑,道:“能乾什麼你說?我好歹也是市.委常.委、基杜鄭家長女,做事肯定有分寸。家族之間相互幫忙唄,還能怎麼著?不用紙質防止留下痕跡,每週我倆見個麵然後大致說一下就行。”

“噢噢噢……”

潘富帥放下大半心來,暗想當麵告知倒也冇啥打緊,權當聊天時無意泄露嘛,當下心思又活絡起來,笑眯眯道,“每週都見麵……在哪兒見?聊什麼呢?”

“虧你還是市府大管家,偌大勳城找不到安全地點?”鄭燕子拋個媚眼道,“今晚先演習一下,找好了發定位給我……榨乾你!”

潘富帥舔舔嘴唇:“甘願付出,讓你榨乾為止,嘿嘿嘿……”

剛剛還吵得白刀子進紅刀子出,轉眼畫風一轉變得曖昧而旖旎,男女之間有時就這麼奇妙。

省府大院。

詹小天邊批閱檔案邊聽範秘書站在身側彙報工作,突然間擱下筆,打斷道:

“剛纔說什麼?”

範秘書道:“勳城方麵打算在組建銀行方麵先行一步,建立起完善明晰的股權結構和董監事機製,打通利益相關者參與公司治理的可行途徑,確立市國資委享有收益權、重大決策權和經營者選擇權,爭取在全省形成示範作用……”

“停!”

詹小天仰起頭沉思有頃,道,“白鈺又在玩花樣,不能讓勳城先行,也不能讓它示範,主導權應該牢牢掌握在省領.導小組。”

範秘書道:“是這樣的詹省.長,我跟董局探討過,他覺得勳城先行探索不是壞事,反正最終拍板還在省裡。”

“他懂什麼?”

詹小天皺眉道,“勳城銀行領導班子洗牌換成不聽話的,以後組建暨南銀行還必須在圈定範圍裡選,拍什麼板?拍來拍去板子是人家的!”

範秘書懊惱地猛拍額頭:“我真笨啊,腦子轉不過彎來!要不是詹省.長火眼金睛,又被勳城那邊熒惑了。”

“對付白鈺必須多長幾個心眼才行,”詹小天道,“俞晨傑過於自信誤中他的圈套,如今碰到我,哼哼,繩子卷自個兒脖子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