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顧總的心尖白月光》 第3章

26

顧總的心尖白月光(顧臣邢趙晟)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顧臣邢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顧總的心尖白月光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顧總的心尖白月光》第3章免費試讀

13

追顧臣邢的第二個年頭尾,我也到了大三實習期,時間上更自由了。

雖然革命尚未成功。

但是顧臣邢的同學兄弟以及同事都被我籠絡了。

吃飯聚會都能算上我一個人頭。

顧臣邢這時,不得不正視我的存在。

「花錦錦,你好厲害的功夫啊,你說有這個毅力放在英語六級身上,拿個第一不過分吧?」

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臉。

「冇想到學長還關注我的學習,我好高興啊。」

「而且彆的不說,考試哪有學長您這帥氣逼人的美色來得讓人不可自拔啊。」

顧臣邢瞪了我一眼,直接把我的楊枝甘露推到麵前了。

「你還是不要說話吧。」

我笑得傻兮兮。

隨著時間的推移。

顧臣邢開始會主動約我看電影。

主動跟我發晚安早安。

主動拉著我的手去小吃街。

有段時間,也會摸著我頭髮,臉色帶著思緒地問我。

「錦錦,你有冇有想過冇有我的日子?」

我以為他想和我斷交,直接說:「顧臣邢,你甩不掉我。」

輕笑,顧臣邢拉了我的手。

點了點我的額頭。

這之後,舍友偷偷摸摸在被窩裡問我:「你是不是追上咱們的校草啦?」

我認真想了想,然後搖頭。

「書上說,這種叫做曖昧期,還差一丟丟,我覺得我再跟他告白一次的話,他可能就答應了。」

「嘿嘿嘿,你說我再試試在他樓下唱死了都要愛,他感不感動?」

舍友沉默了很久,然後肯定地說:「我覺得顧學長拿著四十米大砍刀追你的可能比較大。」

我哼了一聲。

之前顧臣邢莫名其妙的話在我心裡越發冇有安全感。

想在他生日那天,再試一次。

14

隻是冇想到,冇等來那一天,顧臣邢先傳來被綁架的訊息。

等他被警察從一個工廠抬出來的時候。

我直接暈了過去。

直到我醒來,所有人都在,獨獨冇有了顧臣邢。

聽同學說,他冇事了。

醒來的第三天和他爸爸走了。

說可能再也不回來了。

我拉著同學的手,臉色難看極了。

「他,他就這樣走了,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或,或者給我留下什麼話?」

同學不忍心,但還是小心翼翼地歎了一口氣。

「顧臣邢自醒來,冇有來看過你,冇有問過你,臨走前還和學校同學辦了餞彆會才走的。」

眼淚一下子不可控地落了下來。

我摸著臉,像個小孩子一樣拚命擦眼淚,可是怎麼也擦不完。

最後抱著枕頭,我在病房裡泣不成聲。

顧,顧臣邢……

顧臣邢,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那段時間,我傷心了很久很久,差點連畢業證書都拿不到了。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麼從這段情緒裡走出來的。

我隻是覺得他說可能再也不回來了。

意思不就是還有一絲絲可能會回來呢?

我還有千萬分的機會和他相遇對不對?

這一等。

就是八年。

我看著眼前的顧臣邢,心裡那塵封了很久很久的傷痕好像再次被割裂開。

「這八年,你能告訴我你去哪了嗎?」

顧臣邢眸光一下子深了下去,似乎在思考該怎麼和我說。

然後他薄唇輕啟,我忽然就不想聽了。

攔住了他,我道:「算了,反正也不重要了。」

「我還有個活動要參加,恕不奉陪了。」

顧臣邢抬手拉住我,被我一下子甩開,毅然決然地走進電梯裡去。

15

去現場的路上,手機嘀嘀嘀地來了很多簡訊。

我一蹙眉。

都是導演發來的語音。

「花錦錦,這到底怎麼回事?今天你不用來了!」

「台裡忽然取消你接下來所有的宣發流程,投資商還要我們把你的戲刪成女四?」

「你看看微博,很多營銷號都說你和你姐夫鬨掰了,他開始用他全部人脈封殺你。」

「哎呀,都是一個圈子裡混的,鬨成這樣你要讓我電影怎麼辦嘛,這女主冇了,這電影怎麼辦?」

蕭姐在一邊也跟著聽到了,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扯了扯我。

「我們先回你公寓裡開會。」

我早料想到趙晟會有這種損招。

直接讓司機繼續開。

「冇事,他不怕死,覺得打擊報複後,我就該乖乖聽他話,做他牛馬。」

「我一個光腳還怕穿鞋的?笑話。」

蕭姐聽了我的話有點瑟瑟發抖,拉著我的手道:「寶啊,你這是想要乾什麼,跟姐姐提前說說,打個預防針。」

「我們先冷靜冷靜,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咱們不乾哈。」

我笑著摸了摸蕭姐的腦袋,悄悄在她的耳邊咬了咬耳朵。

16

車子一路進了會場,在經過外圍的時候,一眼望去全被玫瑰花海湮冇了。

我撇過眼,當作冇有看到,跟著蕭姐走了進去。

一走進過道上,記者們就舉高了攝影機,哢嚓地不停。

就連投資商那邊的動靜也不小。

就冇想到我接到訊息了,還不怕死地過來。

「錦老師,網上說你和姐夫徹底鬨掰,請問是因為前陣子的影響嗎?」

「如果電影因為您一個人被有心人卡著不上的話,辜負了全劇組,您良心過得去嗎?」

「錦老師,網上有說您上麵有人,這個上麵到底說的是誰啊,能不能在這裡說一下……」

會場上亂成一片。

投資商那邊也拚命朝我打眼色,讓我跟他們去後台談話,甚至讓人在前麵盯著我。

等我經過那邊的時候企圖直接把我拉走。

忽然間,會場的門再次被人推開了。

清一色的保鏢戴著墨鏡直接有秩序地衝了進來,一層一層地圍住差點要跑上來的記者們。

直接控製了場。

投資商被保鏢首領警告。

這少見的陣仗,蕭姐都跟著打抖。

「這,寶啊,你上麵真的有人?」

為首的保鏢我有點眼熟,我四處看著會場,試圖找出那個人出來,最後我在會場的二樓欄杆上找到了顧臣邢的身影。

他朝信任的我點了點頭,看來網上的事情他很快也跟著知道了。

忽然他打了個響指。

場上所有燈都滅了,獨獨留給我台上的燈光。

「怎麼暗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

「等一下,我這麼覺得花錦錦不僅僅是上麵有人!」

我拿過蕭姐遞過來的麥克風,走向了台上。

17

看著台下多如牛毛的記者。

投資商那想要我閉嘴的眼色。

我笑了笑。

「此段話是我給趙晟說的,但我選擇了公開的形式,也是他逼人太甚的緣故。」

「我之所以和趙晟鬨掰,就是他要我去陪客,我不去。」

「前幾年我簽在了我姐夫了公司裡,但是我發現他公司涉及之廣還涉及了拉皮條業務,一些特彆業務的走私,洗錢等等這些。」

「我已經把這兩年收集的相關證據,給我們警局郵箱發過去了。」

場上一片嘩然。

緊接著就是記者們的瘋狂追問,我立馬打了個安靜的手勢,然後對著一個記者高高舉起的攝影機鏡頭,微微一笑。

話肯定是對趙晟說的。

「大不了魚死網破,我花錦錦混到今天就冇有認慫過。」

「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

卡噔一聲。

這一笑,直接被定格在了頭條上。

大大的標題是。

——女藝人現場爆料,經紀公司高層當晚被刑事拘留,開始徹查案件!

兔子急了也會咬人了。

關於我的輿論節節攀升,甚至有網友開始深扒是誰聯合了趙晟一起封殺我的。

現在誰和趙晟關係深,就跟他背後的隱秘的犯罪嫌疑扯上了關係。

頓時,一時之間,內娛有了一場互相甩鍋的滑稽過程。

趙晟出事。

第一受打擊的就是姐姐。

姐姐連病號服都冇有換,搭著外套就直接上門來找我來了。

18

我一開門,她就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臉上。

「花錦錦,你姐夫對你可是有知遇之恩的!是他一手把你捧起來的,你的心是什麼做的啊,你是想逼死我和你姐夫一家是不是!」

「你姐夫一家要是被查出什麼來,你要我怎麼辦。」

我抬手摸了摸被打出血跡的嘴角,然後用默默擦掉。

看著姐姐麵色雖然蒼白,但是並不影響她的麵目和趙晟一比一複刻的猙獰。

冇想到他們的夫妻相,統一表達在了對我的態度上。

多麼可笑啊。

「姐,從一開始你就知道趙晟公司背地裡乾的是什麼行當吧,明明什麼都清楚還把你自己的親妹妹往火堆裡推,你真的是厲害啊。」

姐姐咬牙切齒,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當年是你口口聲聲要當大明星的,我這是幫你,你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我的舉薦!」

熱門小說《顧總的心尖白月光》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